一个奖项、两部电影能不能增强贵州人的文化自信?

发布日期:2018-12-26 信息来源:党委工作部 作者:李朝恒 字号:[ ]

贵州导演饶晓志的电影《无名之辈》还在院线热映,另一位贵州导演毕赣的电影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即将在12月31日跨年钜献。今年夏天,第七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奖被贵州作家肖江虹夺得。这一个奖项、两部电影,能不能增强贵州人的文化自信?

如果说70后肖江虹代表的是传统码字人的生活,那么80后的饶晓志、毕赣则是用影像表达态度的新生代文人。肖江虹的“民俗三部曲”——《蛊镇》《悬棺》《傩面》,读过的人应该不多(惭愧!我一部也没有读过)。听说他还有一部《百鸟朝凤》比较出名,而我看的却是吴天明执导的电影《百鸟朝凤》。电影这种新的艺术形式,能更大范围地传播并被世人所接受。也许这就是饶晓志、毕赣没有选择写作,而选择当导演的原因。

我最早认识的一位导演(讲专业点是记录片制作人)是胡庶。那是2001年的一天,我去电视台机房排队剪辑一条新闻,他独占着一套对编系统,戴着耳机在剪十几盒素材,显示器里的画面昏暗不清。我打听后得知,他是台里某美女的男朋友,是牛逼的电视人。那天他正在剪辑的就是关于沙冲路洗头房的故事——《我不要你管》,这部记录片后来在凤凰卫视播出并入选第52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青年论坛。《我不要你管》由于涉及敏感题材,一直没有在内地播出过。胡庶去柏林国际电影节期间,用掌中宝拍摄了33集环球纪实系列片《阿瓜西游记》。所有看过《阿瓜西游记》的人可能会产生一个错觉:原来,拍摄记录片可以这么简单。也有人说,看似简单做起来却难。因为,胡庶看世界的角度与我们不同。让我惊叹的是:事隔17年之后,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的男主角黄觉评价导演毕赣时,竟然用了相同的话语。

毕赣的上一部电影《路边野餐》,是某晚加班时一位朋友推荐我看的,其中那个震惊四座的42分钟的长镜头,也有人认为是对长镜头运用的一种侮辱。这一次我又产生了“错觉”:原来长镜头的拍摄可以这么简单,而且我认为自己没有说错。所以,对于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这部与《路边野餐》同样在凯里拍摄的电影,尽管有汤唯、黄觉主演,张艾嘉助阵,片名也仿佛有一种《彗星来的那一夜》或《这个男人来自地球》那样的味道,但没有观看之前,我是持保留态度的。

饶晓志是遵义桐梓县人,电影《无名之辈》为何在都匀取景?有人猜测因为男主角章宇是都匀人。《无名之辈》原来的名字《慌枪走板》,我认为更有西南官话的韵味,更能展现贵州人的文化自信。只是一部电影要想推向院线、收获票房,就必须换个大众化的片名。《无名之辈》豆瓣评分8.2,有人说评分虚高了。是的,他们没有说错。与宁浩的《疯狂的赛车》(8.0)、《无人区》(8.2)相比,确实是有些虚高了,但它仍不失为一部好电影。至少与由黔南作家山峰旅行小说《骑士少年的歌声》改编的电影《山那边有匹马》(豆瓣评分5.4)相比。

    贵州人的文化内涵,当然不是靠一位作家、两名导演就能全部展现的。贵州还有全国知名的画家、书法家、音乐人,比如我最近在听的贵阳女孩陈粒的作品《走马》《小半》,都是流行音乐的上榜歌曲。贵州这片热土,曾经孕育出了震惊中外的阳明心学。贵州人结合老庄思想和阳明心学,提出了“天人合一、知行合一”的人文精神。大红鹰葡京会娱乐吸收圣人的思想精华,提出“知行合一、价值创造”的核心价值理念,以高度认同的企业文化理念为引领,凝心聚力谋发展。

多彩的贵州,拥有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。这些多元共生、和而不同的文化,是贵州人的灵魂。在时代的潮流中,贵州民族文化与汉文化不断融合,形成了更基本、更深沉、更持久的力量,也增强了贵州人实现跨越式发展的信心和勇气。
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浏览次数: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